专题策划

回忆陈老对《围棋报》的关怀

陈祖德全家福

陈老给本报总编王振华的信件

陈祖德和本文作者王振华

  11月1日晚9点零2分,我在外地,突然接到报社总编助理宝东的电话,告诉我陈老去世了。起初我怎么也不相信,等到消息确定,我呆了半晌,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。

        就在今年国庆节,我还给陈老发了祝福短信,陈老很快回短信:“振华,谢谢你,也祝你和你的家人双节快乐!祖德”这才短短一个月时间啊!这位围棋巨人、我的好老师、好兄长就离开我们了吗?我不愿接受这残忍的事实啊!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当即安排报社同仁:一,在当晚出版的《围棋报》上发唁电。二,下一期要赶做陈老的纪念特刊。三,请驻京记者杜恒代表围棋报社吊唁陈老,为陈老家人送上我们的慰问。

        布置完这些事情后,我仍处于恍惚状态,心里很乱,什么都想不进去。陈老与《围棋报》的关系实在太不寻常了,《围棋报》能走到今天,离不开陈老、聂老等国手的大力扶持啊!

        与陈老交往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。《围棋报》创办于1988年,创刊之初条件非常艰苦。为了得到中国围棋高层的支持,1991年,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到北京拜访陈老。当时陈老担任国家体委四司司长,我找到国家体委的时候,陈老已经下班。我又冒昧找到陈老的家里。陈老正患腰疾,躺在床上休息。但他听说是《围棋报》来人,立即起身会见我们。我去得匆忙,加上确实经济困难,什么也没带,只有几份《围棋报》。陈老仔细阅读了报纸,亲切地问我:“振华同志,我能为你们做点什么?”我问:“陈老您能否给我们题词?”陈老又问:“你看我写什么对你们比较有用呢?”最后陈老为我们题写了“愿围棋报为中国的围棋事业作出贡献”的殷切话语。我将陈老的题词拿回报社后,同事们极受鼓舞。

        此后,我与陈老联系频繁,书信不断。我从《围棋报》创刊开始就给陈老、聂老等棋界领导寄报,其间偶有各种原因收不到报纸的情况,陈老会来信希望补寄,我们逐渐亲如家人。

       《围棋报》创刊时,报头用的是印刷体美术字,1992年1月1日起,陈老为我们题写报头,沿用至今。也是那年,陈老、聂老等领导担任《围棋报》顾问,更加密切了我们之间的关系。

        1994年元旦,陈老为《围棋报》撰写了新年献辞,这是陈老第一次为《围棋报》写稿。此后,陈老多次为我们撰稿,他还是为《围棋报》题词最多的人,凡是《围棋报》有重大纪念意义的事件,陈老都会欣然提笔,鼓励我们再创佳绩。

作为老大哥,陈老对我个人也非常关照。有一年,陈老到武汉参加一项活动,午宴时对主办方领导提起我。主办方立即打电话找到我:“王社长,陈老来了,想见你,你赶快过来吧!”我立即打车赶去,但武汉太大,一个多小时后才到达,陈老仍在等我,筷子都未动。我当时的感动实在是难以言表。

        还有一次,陈老到武汉参加一个少儿围棋比赛,开幕式后,小朋友们排着队要陈老签名。陈老来者不拒,一直签了半个小时还没完。当时武汉很冷,活动安排在户外,陈老只穿着西装,单薄的身影叫人心疼。我没有别的办法,就把自己的外套脱下给陈老披上,陈老推辞了半天才同意。他握着我的手说:“振华,我们是一辈子的朋友!”

       《围棋报》创办的“围棋育苗工程”于1998年在北京推出首届全国育苗杯少儿围棋赛,邀请陈老参加开幕式。但当时恰好与富士通杯决赛日程冲突,陈老作为中国代表团团长,要率队赴日本参赛。陈老特意写了贺信,委托朱宝训老师在开幕式上宣读。闭幕式时,陈老赶回北京,与来自全国各地的小朋友们见面,并安排大家参观中国棋院,小朋友们欢呼雀跃的场景至今如在眼前。

        围棋育苗工程一周年之际,陈老为我们题词:“爱洒黑白天地,志在育苗工程”,尽显对少儿围棋普及工作的拳拳之心。

        2001年,《围棋报》创办《少儿围棋周刊》,陈老收到我们的样刊后非常开心,很快给我们回信,兴奋之情溢于字里行间,指出这是日本、韩国棋界都没有做的事情,希望我们坚持办下去。

        2003年,我们想在报纸上发一张陈老的全家福照片,我与陈老商量,陈老起初不同意,最后禁不住我的软磨硬泡答应了。我就安排我们驻北京记者任洪清去陈老家中拍摄。老任开始不相信:“陈老的家里,一般摄影记者都是不能去拍摄的!”我告诉他,我已经和陈老说好了。结果那次老任拍了一系列的好照片,其中一张,陈老在教自己的双胞胎儿子陈天宇、陈天宁下围棋,夫人在一旁观看,陈老非常喜欢,特意将照片放大作为全家福,挂在家中。这张照片也发表在《围棋报》上,标题为“播撒希望”,得到众多读者的好评。

        2011年春节,陈老为《围棋报》投稿独家长文《古谱飘香陈老醉》介绍了陈老近几年的心血之作,我们都为陈老的又一次自我超越欣喜不已。但是不久就传来了陈老患上胰腺癌的消息,我顿时非常紧张。

        2011年4月,我专程去北京探望陈老,在医院里见到陈老清瘦的面庞,我紧紧握住陈老的手,说着说着不禁声音哽咽起来。我提醒自己:绝不能流泪,这样会影响到陈老的!于是我匆匆告辞,赶快离开。想不到的是,这竟然是我和陈老最后一次见面!

        得知陈老去世的消息后,我一直夜不能寐,深深缅怀。但是思路都是乱的,太多的感激与悲伤不知道如何表达。《围棋报》能够办报坚持24年多,离不开陈祖德、聂卫平、林建超等领导的亲切关怀,我本人也在与他们的交往中学到了太多太多做人的道理。

        怀念陈老,语不成句。愿陈老在天国安息,我们一定继承您的遗志,把《围棋报》越办越好,为中国的围棋事业奉献终身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《围棋报》创始人、总编 王振华 

您是第361位关注本活动者!